贾谕铭

处于弃坑边缘,无任何动力……[葛优躺]

大概就是脱下了机甲后的逐梦。
未完成吧?

动作有参考是p2右下角的那一块。

我最后还是没关住自己的手把逐梦给买了。

想象一下是早晨穿衣的时候还是夜晚脱衣的时候诱人x。

孙尚香:说吧刘玄德,选你的小亮亮还是选我?嗯?

p2什么都没有,和p1一样的。

花嫁小乔(部分与原模型原画不同)

乔:都督…你愿意娶我么?

啊好可爱啊,乔妹真可爱啊——!(突然痴汉)

假酒害人
[龙信x狐白]

“狐狸!”

李白默的悠悠转过头,见韩信直直的盯着自己,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看自己的手。

“我脸上有什么吗?”

“没有。”

“那你盯着我作甚?”

韩信转身把眼睛闭了闭,又转过身来,李白皱皱眉头看着他,不知到底是干什么。

“走吧,你不是说要买酒么?”

李白就算再怎么疑惑,可韩信说并无事,再怎么问也估计是问不出来什么了。不如就如韩信说的那样,去买酒。

街上的酒家倒是多,李白经过刚刚那件事,哪里还有什么买酒的心情,虽说是去买酒,也时不时看一看韩信的表情。真当他是出了什么毛病。

李白看着街边的店家和随处的小摊,到底是起了一丝坏心思。都说酒后吐真言,韩信想说却没说的话,他要是不听,岂不是少了一大乐趣!

李白走向路边一个卖酒的小摊,摊贩子搓搓手给李白介绍着酒,只不是心里都明白,这酒岂止是比不上店家的酒,根本是都不是!近来倒是有些人把酒和水兑一起来作假,可他李白是什么人?这酒是真的倒是不错,只不过怕是……

“这坛酒多少?”……

韩信看着李白抱着酒坛子,看他是挺开心的。

“你怎么不去店家买?路边摊的怕是并不怎么好。”

“那你尝尝来试试?”李白迈着轻快的步子走着走着到了他们住的客栈。

这客栈也是偏僻,虽说装潢都是比较上等的材料,可单单就这位置算是浪费了这么好的客栈。也不知他俩是怎么找到的。

进了房,李白倒是迫不及待的把酒塞子打开来闻了闻。哎哟——这味,有够强的。醉不上他一两天?笑话!

虽说是拿来醉韩信的,但是李白也渴了,倒是倒了一碗喝了下去,他倒是不怕,千杯不醉万杯不倒,浪字左边三点水,再怎么也水不到自己头上来。
这么想着,李白又咕噜咕噜下肚了两三碗。

“你要不要尝尝?”李白倒了一碗递给身后正在收拾东西的韩信,韩信看了看李白的眼睛,再看了看他的脸。咽下一口口水,竟是接过李白手中的碗喝了下去,这酒还真不好说……

最后李白硬是把韩信灌的坐到了桌子旁边,韩信低着头,一只手撑着桌子,一只手抓着酒瓶子,期间李白也喝了不少,李白倒是看着挺清醒,脸上微红,韩信可就不行了,脸就跟烧红了一样,脖子也烫到喉咙里。

“行了,说吧!”李白摇摇头,还用手摇了摇韩信的肩膀,谁知韩信突然反手抓了过来,把李白的手腕抓住,而且还越抓越紧。

这兄弟醉这么厉害?好歹也是只龙啊?李白试着挣扎了一下,想要把手抽回来。韩信的脸突然凑上来。他的另一只手缓缓的附上李白的脸。

“李白?”

“韩信你够了……”李白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抓住韩信的摸脸的那只手,想把这只手拿开,韩信的手却跟粘着自己的脸似的。于是伸手过去想要拍拍韩信的脸然后他清醒清醒。

“龙……”

韩信一把将李白的手扯过,李白忽的就朝着韩信的脸凑过去,本就离得不远,韩信又支过头。


……………………2P部分


韩信一直等到李白真正睡死的状态,才慢慢的把李白在床上放开来。清理完一切之后,再躺在李白身边。盯着李白的睡颜也渐渐睡去。

真是美好的夜晚呢……

关于同人创作cp配对方面

关于同人创作cp向
这个问题应该有很多人提过
我肯定不是第一个,只是想说关于同人的创作有些人未免太过随意了。
cp的选项你是否有关注呢?是真的喜欢这个cp还是只是为了夺人眼球?
鉴于有金金,飞飞一类的存在,大家好像只有 辣眼睛 三个字。
但是,还有更辣眼睛的,这种辣眼睛的配cp。
恩,真好吃是吧?
是真的喜欢这种辣眼睛辣嘴巴的感觉还是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到底对这对cp有没有爱?
我不知道你的感受,反正我真觉得吃不下,我谈及的知识王者荣耀这一个方面。
希望大大们和太太们在下次的同人创作中真正的代入喜欢这对cp的情感,而不是只为了别人的关注。
以上请不要随意代入某人,本人所说的只是一方面。
这一方面就是同人创作中乱配cp的现象。
还是希望能够真正的喜欢一对cp然后去更加的喜爱这对cp。才能创作出更好的东西。
也希望各位大大们和太太们能够把债坑填完!

以上,便是我的个人观点。
希望如果有更好的观点,可以和我和谐的交流!愉快的交流!兴奋的交流!
拒绝撕逼,说的个人观点,不赞同就不赞同,没有非要叫你看。
谢谢。

昭君出塞

出生那会,昭君这名字不是父亲给起的,是母亲想给自己的孩取个好名字,将来能嫁个好人家,因为父亲觉得母亲没有生个儿子给他,所以对昭君也不待见,不会克扣她的伙食,但是也不会给她太好的待遇。
“娘亲,爹爹呢?”那时候的昭君不知道父亲是谁,只知道他姓王,所以自己也姓王。
那年夏天,昭君的成人礼刚刚过完,北方的那一片草原上,传来一阵风,战火烧遍了国界线,沿着一路顺风要向里烧来。
败了,败给了那体格强健的北方。
求和,连着自己国家的粮食和贡献品,当然……还有自己。
昭君走的那天,她独自坐在马车上,没有见到母亲,父亲也更不可能来了。昭君盯着路边的梅花,冬天了啊……
昭君出塞的时候,在要塞口遇到过一个士兵,士兵受了伤,腿断了,她问士兵,你的腿怎么了?
士兵不作回答,昭君伸出手想摇摇他,刚刚碰到士兵的盔甲,士兵就沿着要塞口的墙倒了下去,昭君突然意识到了,意识到了……原来,冬天里梅花的秘密,不是怎样坚强在凛冽的风里生存……
“公主,出了塞口就不能回去了。”
王昭君没有回话……
她望着北方的那片雪白的边界线,展开手,在故乡摘的那朵梅花,已经枯了。

#新手上路,bug频出,如有建议,欢迎提出!#

华城孤岛NO.12(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

想来一定是警局有了收获,不然也不会收到弗朗送来的话剧门票,这次倒好,连伊万也有份儿。毕竟是大功臣,也得有点待遇不是?
“小耀?你收拾好了没?”
“等等我把钥匙拿上。”
王耀把门锁上,伊万已经在楼下等着了,王耀向下看了看伊万,嘴角不由的向上。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出于以前的态度不好所以对他的愧疚?我可没有那么善良……
“来了来了。”
这音乐会排场不一般得大。连亚瑟伯爵也来了,王耀和伊万进入大厅时看见的,两人都颇为意外的望了望亚瑟。
亚瑟的领地之中仆人少的可怜,本就是名门贵族,可自从在亚瑟的父亲手里落寞了之后便一落千丈,其他家族在谈起柯克兰一族时不免惋惜一下,当然还有大部分的人在惋惜之余也要偷笑一下。
亚瑟坐在比较前排的位置,双手撑着他的手杖,少年的脸庞显着不该有的成熟。
天快暗下来了,今天的天气本该很好,早上还是小晴,到下午就要下雨了似的,乌云顺着咳嗽的还突然间打起雷来。啊……下雨了,今天可没带伞……王耀有些无奈。
“小耀,我带伞了哦!”伊万把他带的黑伞举了举给王耀看看。
“什么时候带的?我怎么……”王耀立马停嘴,幸好没问……什么时候我的礼仪这么差了,该问的问了还要问不该问的。
“因为手里不拿个能防身的东西实在不踏实呢!”伊万把伞收好。
开场了!
红色的帘幕缓缓拉开,出来一位身材姣好的女士,小麦肤色以及短棕发和耳环垂下来的流苏相碰,整个舞台静悄悄的,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美感。
“欢迎来到彗星剧场,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我们的独创戏剧!”女士张开双手以示欢迎,掌声随之响起。
这个声音!王耀握紧拳头,事情!还没完!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10

王耀收好透明袋,当他打开这座类似牢房的门时,发现这里其实是一个地下室,这一家人太奇怪了,居然在自家的地下室里修牢房?是该说建筑太齐全还是该说这家人实在奇怪?又或者是被人修了这样一个牢房?
王耀将透明袋连刀一起交给弗朗西斯后便回了公寓,几日的疲劳和这些天的压抑瞬间向他袭来,是该好好睡一觉才行了。
王耀打开门便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伊万,他用带着手套的手遮住眼睛,另一只手从沙发边垂了下来。连外套也未脱去,也应是太过疲劳。王耀不知怎的欣慰的笑笑,轻轻的将门换上,从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一张厚毯小心翼翼的给伊万盖上。再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关卧室的房门是还轻轻的向客厅中沙发上的伊万道了句晚安。
待王耀关上房门后,伊万掩着眼睛嘴角也微微上扬。是该好好睡一觉了。
——————————————
虽然短小,可是它也是作为一颗糖的存在。(心里发虚的逃走)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9

坐在马车上的王耀摸了摸下巴眼睛闪着光,就像是找到了那星星点点的火苗一般。
首先在王耀与伊万前往案发现场的时候,是之前弗朗打了电话,但并没有立即赶过去。之后在上车的时候车夫太普通了,普通的不太正常,以至于王耀没有多大注意……伊万肯定是注意到了。
我这段时间究竟是怎么了?王耀摸摸头,这段时间以来连极少抽烟的他也会在睡前来一支,破案笔记也没有进展。就连实验就没有心思去做,整个人就像是被控制了一样,脑子完全炸裂了。
“先生,到了。”王耀听着准备下车,却突然停止了脚步,这个声音!不就是之前那个车夫的声音吗?!王耀来不及多想,拿出里衬马甲中的手枪就侧身以躺窝的姿势跳了出去。
“嘭!”开了一枪之后发现马车前座的位置上什么人也没有。
一双手悄悄伸了过来突然用什么东西捂住了王耀的嘴巴。
“唔!”王耀挣扎了一下朝后踢去。却是身体发软,越加没有力气。不久便晕了过去。
王耀醒过来的时候不得不佩服将他绑架的人的头脑。这种到处充满铁锈味道的牢房除了一盏摇晃的随时要掉下来的旧灯,一把让他坐的椅子和一扎绑他的绳子就什么也没有了。然而王耀佩服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绑人的方法……王耀此刻有一种见到绑他的人不问理由就咬死他的冲动,内心将那人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边。
现在的姿势实在说不上是绑人质的方法……除非是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
毕竟王耀也想不到这种类似于sm的绑法会在他身上出现……
cao他奶奶的!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8

王耀总觉得忘了什么一样,平常没有的烦躁在这被清理后的现场被放大,呼吸在这儿太沉重了。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想着自己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预感?

王耀闭着眼睛,取下手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伊万看着关切地询问着:“小耀没事儿吧?露西亚有些担心呢。”

“没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了。

“小耀要是有什么……”

“哎呀!真的没什么阿鲁!”王耀倏的睁大眼睛向伊万瞪去,双方都呆了几秒,由于与生俱来的骄傲让王耀并没有先开口,而伊万也不知道说什么,转过身拿着外套就走了。

“唉我这几天到底怎么了?”王耀自言自语着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像是在责怪自己又像是开着玩笑一样。
回到房间的时候,屋子里静的连呼吸感受的微微痒感都能感受到。似乎是双方同意好了一样。伊万坐在沙发上不发话。王耀也先不开腔。

他们才认识多久?一天?一天都没有啊,之前的友好都是伊万用热情堆起来的,可王耀一下子就给踹没了。
伊万回来的时候没有拿着王耀的外套,他交给门口的守卫了,王耀出来的时候,守卫已经交给他,衣服整整齐齐的叠着,不用多加想象也知道是伊万给王耀叠的。
要不是衣服不是很厚那岂不是一个正方体。王耀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拿着叠好的衣服苦涩的笑笑。自己真是,还是主动去道歉吧,毕竟一开始自己总是在冷眼啊。

打开房门,却不见伊万的人,正在思索之间,看到桌子上一张纸,那是自己在弗朗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写了一些字的纸,可现在那纸上密密麻麻的,王耀拿起来看了看……

“什么!?”王耀惊讶的捂住嘴巴。他自己都没想到,伊万简直是天才!

纸上写的密密麻麻的来回都是连线,字也只写了几个,但剪头所指的方向只有一个,在纸最下方不起眼的车夫两字!

王耀拿起外套就向外面奔,又发现自己好像什么没有拿,又跑回来拿了钱包,“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