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酬

华城孤岛NO.12(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

想来一定是警局有了收获,不然也不会收到弗朗送来的话剧门票,这次倒好,连伊万也有份儿。毕竟是大功臣,也得有点待遇不是?
“小耀?你收拾好了没?”
“等等我把钥匙拿上。”
王耀把门锁上,伊万已经在楼下等着了,王耀向下看了看伊万,嘴角不由的向上。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出于以前的态度不好所以对他的愧疚?我可没有那么善良……
“来了来了。”
这音乐会排场不一般得大。连亚瑟伯爵也来了,王耀和伊万进入大厅时看见的,两人都颇为意外的望了望亚瑟。
亚瑟的领地之中仆人少的可怜,本就是名门贵族,可自从在亚瑟的父亲手里落寞了之后便一落千丈,其他家族在谈起柯克兰一族时不免惋惜一下,当然还有大部分的人在惋惜之余也要偷笑一下。
亚瑟坐在比较前排的位置,双手撑着他的手杖,少年的脸庞显着不该有的成熟。
天快暗下来了,今天的天气本该很好,早上还是小晴,到下午就要下雨了似的,乌云顺着咳嗽的还突然间打起雷来。啊……下雨了,今天可没带伞……王耀有些无奈。
“小耀,我带伞了哦!”伊万把他带的黑伞举了举给王耀看看。
“什么时候带的?我怎么……”王耀立马停嘴,幸好没问……什么时候我的礼仪这么差了,该问的问了还要问不该问的。
“因为手里不拿个能防身的东西实在不踏实呢!”伊万把伞收好。
开场了!
红色的帘幕缓缓拉开,出来一位身材姣好的女士,小麦肤色以及短棕发和耳环垂下来的流苏相碰,整个舞台静悄悄的,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美感。
“欢迎来到彗星剧场,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我们的独创戏剧!”女士张开双手以示欢迎,掌声随之响起。
这个声音!王耀握紧拳头,事情!还没完!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10

王耀收好透明袋,当他打开这座类似牢房的门时,发现这里其实是一个地下室,这一家人太奇怪了,居然在自家的地下室里修牢房?是该说建筑太齐全还是该说这家人实在奇怪?又或者是被人修了这样一个牢房?
王耀将透明袋连刀一起交给弗朗西斯后便回了公寓,几日的疲劳和这些天的压抑瞬间向他袭来,是该好好睡一觉才行了。
王耀打开门便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伊万,他用带着手套的手遮住眼睛,另一只手从沙发边垂了下来。连外套也未脱去,也应是太过疲劳。王耀不知怎的欣慰的笑笑,轻轻的将门换上,从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一张厚毯小心翼翼的给伊万盖上。再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关卧室的房门是还轻轻的向客厅中沙发上的伊万道了句晚安。
待王耀关上房门后,伊万掩着眼睛嘴角也微微上扬。是该好好睡一觉了。
——————————————
虽然短小,可是它也是作为一颗糖的存在。(心里发虚的逃走)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9

坐在马车上的王耀摸了摸下巴眼睛闪着光,就像是找到了那星星点点的火苗一般。
首先在王耀与伊万前往案发现场的时候,是之前弗朗打了电话,但并没有立即赶过去。之后在上车的时候车夫太普通了,普通的不太正常,以至于王耀没有多大注意……伊万肯定是注意到了。
我这段时间究竟是怎么了?王耀摸摸头,这段时间以来连极少抽烟的他也会在睡前来一支,破案笔记也没有进展。就连实验就没有心思去做,整个人就像是被控制了一样,脑子完全炸裂了。
“先生,到了。”王耀听着准备下车,却突然停止了脚步,这个声音!不就是之前那个车夫的声音吗?!王耀来不及多想,拿出里衬马甲中的手枪就侧身以躺窝的姿势跳了出去。
“嘭!”开了一枪之后发现马车前座的位置上什么人也没有。
一双手悄悄伸了过来突然用什么东西捂住了王耀的嘴巴。
“唔!”王耀挣扎了一下朝后踢去。却是身体发软,越加没有力气。不久便晕了过去。
王耀醒过来的时候不得不佩服将他绑架的人的头脑。这种到处充满铁锈味道的牢房除了一盏摇晃的随时要掉下来的旧灯,一把让他坐的椅子和一扎绑他的绳子就什么也没有了。然而王耀佩服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绑人的方法……王耀此刻有一种见到绑他的人不问理由就咬死他的冲动,内心将那人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边。
现在的姿势实在说不上是绑人质的方法……除非是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
毕竟王耀也想不到这种类似于sm的绑法会在他身上出现……
cao他奶奶的!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8

王耀总觉得忘了什么一样,平常没有的烦躁在这被清理后的现场被放大,呼吸在这儿太沉重了。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想着自己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预感?

王耀闭着眼睛,取下手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伊万看着关切地询问着:“小耀没事儿吧?露西亚有些担心呢。”

“没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了。

“小耀要是有什么……”

“哎呀!真的没什么阿鲁!”王耀倏的睁大眼睛向伊万瞪去,双方都呆了几秒,由于与生俱来的骄傲让王耀并没有先开口,而伊万也不知道说什么,转过身拿着外套就走了。

“唉我这几天到底怎么了?”王耀自言自语着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像是在责怪自己又像是开着玩笑一样。
回到房间的时候,屋子里静的连呼吸感受的微微痒感都能感受到。似乎是双方同意好了一样。伊万坐在沙发上不发话。王耀也先不开腔。

他们才认识多久?一天?一天都没有啊,之前的友好都是伊万用热情堆起来的,可王耀一下子就给踹没了。
伊万回来的时候没有拿着王耀的外套,他交给门口的守卫了,王耀出来的时候,守卫已经交给他,衣服整整齐齐的叠着,不用多加想象也知道是伊万给王耀叠的。
要不是衣服不是很厚那岂不是一个正方体。王耀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拿着叠好的衣服苦涩的笑笑。自己真是,还是主动去道歉吧,毕竟一开始自己总是在冷眼啊。

打开房门,却不见伊万的人,正在思索之间,看到桌子上一张纸,那是自己在弗朗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写了一些字的纸,可现在那纸上密密麻麻的,王耀拿起来看了看……

“什么!?”王耀惊讶的捂住嘴巴。他自己都没想到,伊万简直是天才!

纸上写的密密麻麻的来回都是连线,字也只写了几个,但剪头所指的方向只有一个,在纸最下方不起眼的车夫两字!

王耀拿起外套就向外面奔,又发现自己好像什么没有拿,又跑回来拿了钱包,“马车!”。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7

“你……你你不是特维!不是!放开我!”伊万就算不看听声音也知道是一个女人,而且从手的粗糙程度来看,如果不是家庭主妇就是保姆或者大家族里面的女仆人一类的了。
“伊万!还好吧?”王耀冲进来打开灯。看到那个女人哭的伤心,看来是已经绝望了。“伊万,放开她吧。”
“好吧,既然小耀都这么说了的话。”伊万放开女人的手腕后,使劲在衣服上抹了抹抓那女人的手,嫌弃的走开。
此时弗朗等人已经进屋,看着无力且绝望的这个女人跪在地上,弗朗难得的不会展现他的魅力。
“南德丝小姐,说吧,为什么杀了特维先生?”
南德丝听着就啜泣了起来。声音不大,但很绝望。
“是叫南德丝啊,哥哥我看长的这么漂亮怎么为什么去杀人呢?”弗朗皱眉。
“你们永远……也不会懂的!特维他明明那么爱我,就是因为她!她!jian人!biao子!绝不原谅!不会!绝对不会!”南德丝疯狂的语无伦次。
“这个她?”王耀继续问着。
“我也不知道啊,可是就是因为她啊!特维明明跟我一起承诺下个月结婚的。就是她的出现!一切都!”
“那你为什么不去杀了她呢?”
“我找不到她……”
“那你是怎么杀了特维先生的呢?”
“我,本来打算自己走的。远离他们,可是,特维他居然打我!为了那个biao子!所以我给他下药!但是我没想到……特维他……”
“我问完了,弗朗带走她吧。”
王耀撑着脸,看来南德丝并不知道特维被补了十几刀,那么犯人不是南德丝看来,这位小姐只能当明面上的犯人了。那么到底是谁……杀了特维?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6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弗朗让王耀和安东互相认识后,就开始这场只有四个人知道真相的话剧表演。

四个人一起上楼后,伊万不让任何人上楼,用的借口只有一个:“你们不能破坏现场!”这样,就像是在说谁没有允许就上了楼的话谁就可能是犯人。

王耀在房间里和弗朗,安东两人商量并布置好房内后,伊万看了看手表,过了几分钟,伊万表现出非常难受的神情。突然就向楼下跑。也不管其他人问他怎么了,向洗手间奔去。

原来是尿急啊。众人这么想着也不会说出来。

毕竟,一起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犯人,已经出现了。

“你给哥哥再说一遍!这人还没死?”弗朗在房内大声向着安东喊着,一群人拥上楼。挤成一团,毕竟谁都没想到这人还没死。

“别急啦,我已经做好医疗措施了,你去叫一些人送他去医院吧!”

“先把他抬出去吧,这里太多灰,而且空气也不流通。”王耀提出建议。

弗朗和安东将这人抬到大厅的沙发后,便到房子外的草地上谈论这次的时间。

除了王耀,伊万,弗朗和安东,一个人都没有注意到,有个人悄悄地从门进去了。大多数人已经出来在屋外的草地上休息,等着支援过来救人。

“对不起,要怪就怪你,真的……不怪我!都是你的错!我绝对不会错的!”一刀扎下去之后,犯人的突然手腕被抓住,躺在沙发上的那个笑着对自己说:“抓到你了哟。”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5

王耀想旁边的工作人员要了一双手套和一个工具箱,将大衣脱下来交给旁边闲着没事干的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正高兴的准备接过,谁不想讨好美人的心呢?伊万猛地遮住弗朗西斯拿过王耀的大衣,转过头向弗朗西斯笑了笑,弗朗发誓这辈子他最怕的除了亚瑟的司康就是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了。

王耀没有管他们之间的眼神交流,用手整理了一下领带,将衣服打理好,带上手套便先拿起项链仔细观察,虽然是很普通的银色项链,但是若是仔细观察一下,眼睛尖利一些,便可以在正午的太阳光下看到链子的一小片的银色块上看到一条划痕,差不多要形成一个点的样子。

“弗朗你过来看看这个。”王耀向弗朗西斯招手示意。弗朗看了看冷气的伊万跑向了王耀的地方。

“怎么啦?是需要伟大的哥哥我……”弗朗双手张开,正投入在自己美丽的花海里。

“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叫安东尼奥?”

“嘁,原来不是叫哥哥我啊,怎么了,他可以帮上忙?”弗朗失望的看着王耀,还以为叫他呢。

“当然,而且是很大的忙啊!”王耀抬起头向房顶上露出的缝隙看了看。这个应该是……果然,犯人应该还在这里,但是根本不知道是哪一个啊!

王耀用大拇指和食指撑住下巴,思考之间,伊万也打量着这个地方。

嗯,如果要从环境来讲确实是个杀人的好地方,但是犯人太傻,居然用密室杀人的办法,就这种情况来看,应该是第一次的新手犯案,如果是老手,应该会选择将受害者的人先骗到这里,出其不意的杀了人,之后在把人埋了就好,就算之后被人发现,按照现在的科技也不会查出什么。只不过居然用密室啊,而且头上的光太显眼了,有些过于的了,这就造成了,犯人绝对不在场的证据么?真是天真极了。只不过虽然我知道些什么可是看着小耀跟露西亚想到一起去了?

“小耀!露西亚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正好,我也想到了!”

“小耀先说吧!”

“伊万我悄悄给你说…………懂了么?!”

“哇小耀我跟你想到一起去了,露西亚跟小耀好有缘啊!”

“等会会有个医生过来,他叫安东尼奥,你等会配合下他。我们这次一定可以犯人绳之以法!”

“嗯没错!”
————————————
一点一点的到一半啦!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4

“王耀你来啦,看你打扮的这么漂亮是不是因为要见哥哥我所以……”弗朗西斯猛地看见王耀身后的毛熊打了一个哆嗦。

“哦介绍一下,这位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一个警察,然后这位是……”

“啊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一个军人”伊万笑得非常好看,就像腊月里的梅花。伸出手准备握好。

但是弗朗西斯感受到了来自西伯利亚的恶意。

“你……你好。”弗朗不敢伸手握,就拿出一支玫瑰自顾自的欣赏。

“好了好了,快说说具体情况吧。”王耀咳了两下,回归正题。

“哦对对,这次是密室杀人案,我们检查过后发现屋子里面有一些泥巴,还有脚印,可是屋里面除了受害人一个叫卢瑟的,没有其它的。受害人是被貌似是虐杀啊。看着哥哥都有点心疼了。”弗朗西斯说着还用手撑着脸故作伤心,哥哥你都见了比这还恐怖的还怕么,王耀不禁黑线。

“等我看看。”王耀走进屋子,里面全是灰尘,这个房子至少有一年没用过的样子了,屋子里的蜘蛛网一大片一大片洒在角落里,这地方,哎!等等!那里是!

王耀走过去,伊万不知道王耀干什么,拉住了他“小耀……你说好的带上露西亚呢?”伊万睁大眼睛看着王耀。

“啊……好啦好啦乖。”王耀摸了摸伊万的头,结果伸出手才发现够不到……直接踮起脚“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好了吧。”艰难的再次接触地面,王耀觉得再这样他要晚上睡地板来亲近大地妈妈了。

王耀跟老妈子似的牵着一头毛熊走向角落的一团蜘蛛网,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着光,因为昨天晚上下过雨,所以今天放晴了,屋子缝透过的光照在这东西上面有些晃眼。

王耀用树枝把蜘蛛丝缠起来,发现是一条项链。

真的……只是……一条单纯的,银色项链。啊不过也算是很大的线索了。

王耀喘口气,现在,开始吧!

华城孤岛(华生露x福尔摩斯耀)NO.3

“小耀不答应的没有办法呢!要是露西亚什么时候喝醉了一下子说出小耀本来是侦探就糟糕了呢!”这人真是!

“好好带你去就是啦但是不要妨碍我。”王耀双手架在胸前,闭上眼睛不看伊万,虽然挺让人讨厌的,不过是军人的话,应该会有用。暂且带上吧!

“哇露西亚就知道小耀最好啦!”伊万听完后猛地抱住王耀,然后被直接扑倒了……

“一——碗——不——辣——金——撕——鸡!”

“咚!”伊万站起来小媳妇委屈似的看着王耀,揉了揉脸蛋,呜呜要是露西亚的脸也没了那小耀岂不是见都不会见露西亚?

伊万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认为自己的脸,很重要。

马车上,伊万捂着半边脸看着坐在对面的王耀,这还是第一次伊万认真的看王耀,虽然知道自己的小耀长这么漂亮,但是还是忍不住惊叹,这该是上帝的杰作啊!(你以为我会写一大段来介绍王耀的面貌!?哈哈哈哈哈哈!)说着伊万伸出手正准备摸摸王耀的脸蛋,人却是一下子睁开眼睛,“干什么?”

“啊——那个,”伊万找了找话题“小耀之前是怎么知道我受伤的呢?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对吧?”

“你的左肩无意识的下垂,应该是很痛,需要放松所以才会这样,但是相对右肩又比较粗,应该是裹着纱布,而且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军人礼仪的风范,所以你应该上课不就之前前线退下来的受伤军人。”王耀闭着眼睛对着伊万讲的头头是道。

伊万没想到王耀居然这么厉害,那要是到战场上跟他组队岂不无敌?(天下唯我独尊哈哈哈)

“两位先生,到了。”车夫在外面叫着。
“下车了。”王耀对着仍然痴想的伊万说了一句。

两人急急忙忙的下车付钱后离开,却没听见车夫说的话:“苏美尔,计划开始。”

【露中苏中】永生革命/第一革:背叛与牺牲

“湾湾!?都给你说了多少遍……”王耀再次耐心的给王湾说道理,不知是出于对王耀怎样的一种态度,王湾并没有怎么理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了也惹人气,边说她还边东张西望,事不关自的挑了挑耳朵。等王耀停顿了一下,再次看向对面这个似是对自己可有可无的人“说完了吧?”

王耀见多了王湾这个样子也就习惯了,无奈的叹了口气,“湾湾,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要学坏的好吗?”轻声细语的对着王湾说了也不起作用,瞟了王耀几眼,转身就走开了。

王耀皱起眉头,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还没缓过多大的劲,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跑步声,越来越大。

“上校!司令让我传话来了!”大概是王耀不太计较的性格,私下里没人的时候几乎都不会太在于语言表达的跟王耀说话,当然,这件事情王耀本人也没有在意过。

下士看到离开的王湾,安慰般的拍拍王耀的肩膀“上校,有个妹妹够呛的。”

“说吧,司令传的话。”王耀对这么个同父异母的上尉妹妹可是心急的很,一年前开始王湾就变的不一样。性格变化极大,连气质都变得成熟了,当然这个成熟可不是褒义。

“司令说要你去一趟办公室,好像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我知道了,你也一起去?”

“不了,我的值班到了,换人休息休息。”

“那休息好。”

打过了招呼,便进了办公室,“晚上好,司令”站直来了个军礼,放下手后看着站在窗边的人,慢慢的转过头来“你来了,王耀”

“司令有什么事情吗?”

“最近上面下令了……”王耀极少见到亚瑟这般严肃的样子,也不敢马虎,屏住呼吸听亚瑟说话。

“让我们在三个月内攻下那鲁奇国。”

“……你怎么想?”王耀说完走上去,接了一杯开水。

“上面的命令实在不敢违抗,区里有名的几个将军都调走了,我们也没有幸免。”

“……打?”

“……打。”

待亚瑟说完,王耀握紧手中的纸杯,今天并没有带手套,温度就算隔着一层纸也是烫的“真是……烫手啊!”
“你呢?”亚瑟打开抽屉,翻找着什么。

“打。”王耀将开水帮到办公桌上。亚瑟找出了一张照片,塞到胸前的口袋里。

“你也去收拾收拾吧。”亚瑟看向低头的王耀,他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王耀不再说话,再敬了个军礼,转头便走出了司令部,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关上门后王耀的身体背靠着,慢慢的滑了下来坐到了地上。一滴不明液体滴到了木地板上。

“伊利亚……”王耀从外套里格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凝视着照片上的人,再也忍不住,闷声哭起来。

“我该怎么办……”

好想你。